观点佛山| 让佛山农田大地 继续撒播袁爷爷的愿望 2021-06-18 16:25:04

0618(观点佛山新媒体logo)佛山农田 撒播着袁爷爷的愿望.mp4 18亿亩,是一个什么数字?它是中国耕地的“红线”。2019、2021年,两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都提及到这个数字,而今年的表述是“坚决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”。袁隆平曾经在2019年接受央视专访的时候透露,“国家的耕地面积少,现在的耕地就只有18亿亩,能不能够保得住都是问题,唯有提高单位面积产量。”所以即使到了八九十岁的高龄,袁隆平也依然要走到田边,为杂交水稻的增产奋斗,甚至向看似不可能的领域挑战,向全国十几亿亩的盐碱地要“耕地”,也即是大家所了解到的,在盐碱地上种植“海水稻”。 在他花了毕生精力去追梦的过程中,看上去和佛山毫无关系,但其实在2006年,杂交水稻的种子一度在佛山高明区生根发芽,试种过50亩的面积。2006年 杂交稻在高明区试种 2007年,袁隆平曾经应佛山市高明区一家农业企业的邀请,来到过佛山,这一段历史资料片段也都带出了一位少有在媒体上露面的企业家——何飚。2004年 袁隆平与何飚第一次碰面何飚:水稻追梦人 1996年,袁隆平的“中国超级稻育种”项目正式启动,1997年,何飚正式成立公司,专注有机生物肥料的研发。这两个看似不相关的时间线,在2002年的深圳高交会上发生了交集。当时超级稻正向百亩示范片亩产800公斤的目标进发,但增产过程遇到水稻容易倒伏的瓶颈,何飚刚好带去高交会展示的新产品遇上了“伯乐”。 当时国内绝大部分的肥料都是氮磷钾肥,何飚对标国外产品研发的硅镁钙肥填补了业内空白,一年的试验显示,超级稻的品质,成功从“三等米”跳级到了“二等米”。2004年,企业正式和袁隆平团队签订了超级稻的合作协议,解决倒伏问题,2008年,又围绕解决超级稻种植的减氮降污问题二次联手。不只是超级稻的丰产丰收上彼此是盟友,在何飚眼中,更视袁隆平为自己坚持走有机农业道路的“导师”。 2018年开始,袁隆平牵头的海水稻科研团队“中华拓荒”计划启动,何飚的企业也在同年走入海水稻种植所需的复合微生物肥料研发。几年间,企业团队的脚步已经遍布江苏、辽宁、黑龙江、新疆、宁夏等国内的滨海和内陆盐碱地开展试验。70岁的何飚也坚持在一线亲力亲为。 袁隆平生前曾经直言担忧,“如今农民种粮积极性不高,收入不高,甚至变成了‘妇老行业’ ”。如果稳定增收的期待无法实现,如今所见的增产成果也不能够长久维持。对于佛山来讲,要回答种水稻增收的问题,一是需要种粮的好政策,二是探索降成本的好方法。高明:种粮亟待降成本 “无人机”落地未来可期 六山一水三分田,在高明区,这“三分田”里面要种植的水稻面积占了佛山的八成。去年起佛山正式发放水稻田生态补偿金,按500元每亩每造,补偿给直接从事水稻种植的农民、家庭农场、农民专业合作社、企业等等。在高明更合镇平塘村,种粮大户梁庆斌去年种了两造的水稻获得了70万的补贴,但也只是抵消了种植的成本。以规模化种植户来讲,一亩地的成本已经要600元。享受了现有的种植补贴,也鼓励了他积极探索水稻种植新设备,计划年内组建一家农机装备公司,研发适用于本地种植的设备。 而在更合镇的吉田村,去年获得了佛山市乡村振兴示范村建设奖补资金后,村委会联合高明供销社、中科农业机器人与智慧农业创新研究院共同打造这个“无人水稻农场”,第一批无人种植水稻收获时候,将正式启用一系列“无人设备”。佛山所能:发展现代农业装备 粮食安全问题,到底离我们有多远呢?以我们广东省为例,我们是全国人口第一大省,也是粮食的消费大省。目前全省水稻的年种植面积2800万亩左右,年产量占粮食作物总产量的76%以上,但是自给率,去年只有32.49%。对于我们佛山来讲,虽然种粮面积不是省里“大户”,但是我们机械装备的实力,是可以在农业领域大有作为的。而佛山的企业已经在积极行动,比如世界500强企业碧桂园2018年进军现代农业,在黑龙江有无人化农场试验示范项目,今年在佛山的三水区南山镇也要正式推进万亩智慧农业。 “无人化”生产,将从车间,走向田间,也只有成规模的大型农业装备能够成熟起来,种粮的成本才能够大大降低,增产、增收这对“双雕”,才可能一箭命中!中国人要把饭碗端在自己手里,而且碗里要装的是自己的粮食,佛山农业产值虽然只占经济总量1.5%,但却是一直倔强地落实着行动,与袁爷爷共同实践着一个强大的共和国愿望。我们希望在保障粮食安全的全国命题上,佛山在现代农业上的“所能”能够发挥更多的力量,做更大贡献。记者:李青桃编辑:周永申责编:肖润伟